一)有關公營重建中樓換樓的方案問題, H15關注組於2010年7月已回應過:

「偷換概念—文件中對樓換樓的定義太狹窄:

不同區街坊一直要求的樓換樓, 原有許多種可能, 並沒有說一定要回到原地盤, 回遷原地盤(原址回遷)只是其中一種選擇。

其實, 根本可以即時由市建局尋找同區約七年樓齡的物業給街坊換樓; 或者將重建地盤分多期發展, 以造成可樓換樓的效東; 或者市建局在自己同區盤中拿出新盤供人選擇, 等等不同方式。又或者,若街坊真的想留在原址回遷,就該不用補差價,因為街坊已讓出高空發展權。

不同區有不同的情況, 不能一概而論, 市建局應本著以人為本的精神, 在公佈項目前應預計該區有多少業權, 預算區內是否有可能重置, 或市建局自己能否提供足夠樓盤, 才去公佈。

事實上, 市建局在八年間開展了41個項目, 應該有足夠的方法, 提供更多元的樓換樓可能。

我們提出樓換樓的概念, 需要很多配套, 兼顧不同人的需要, 而不是發展局現在所講的街坊以天價買新樓(註1), 現在檢討文件的樓換樓做法, 完全是偷龍轉鳳 暪天過海, 令人失望至極。」

(註1:現時除了撇除了浮動價格外,其他問題仍然存在,其他一樣可行的方法市建局也一律不取用,而沒有任何解釋)

二)其他相關於對街坊補償的問題

市建局及發展局仍是一律不回應,仍是一律不解釋:

要求取消名為津貼,實為克扣的政策:

如果業主選擇拿取現金離場,應全部取消自置居所津貼,補償應該按七年樓齡價補償給街坊,至於街坊如何使用屬於自己的單位,不關市建局事,不應該還要扣減補償。

舖換舖是規劃問題:小本經營的店舖是社區網絡和地區特色的重要一環, 市區重建若以人為本應一定要想方設法做到舖換舖,不能一句「很複雜」就推搪責任。其實,每公佈一重建區前,市建局理應已做好一份社區影響評估,已知那些舖會很難搬,那些舖是靠成行成市,那些舖強烈依靠熟客街坊,若早知如此,卻不規劃好才公佈重建,為舖戶街坊帶來困難時市建局反而說安置有困難,這豈不是強辭奪理!

保障住宅租戶:對市建局項目內的租戶,若非自願離開重建區,應以人口凍結日為原區公屋安置或合理補償的標準。現時的優化政策,完全沒有處理因市建局公佈項目而對租戶帶來的即時影響,任由地產公司一知重建就趕租客走,租客失去原有安置及補償的權利,市建局亦省回安置的責任。

三)關於諮詢平台

發展局建議這個與市區重建相關的諮詢平台,文件細節不足,無從討論。可是,單憑現時文件,可見其成員全由政府委任,根本是由上而下;而且 只有諮詢意義,沒有實質決策權,容易變成政治花瓶,橡皮圖章;總的來說,其 問責性成疑。再者,過往的問題不是體制內沒諮詢架構,而是一直諮詢了市建局都不會聽,也沒有任何機制監察市民意見如何落實。

四)關於市建局角色

在重建項目中提供原區水平可負擔房屋

發展局的文件中,對這個問題提出「促進者」和「執行者」的區分,更將所謂的「促進者」和「業權參與」拉上關係。我們認為這種要市民二選一的框架是錯誤及誤導市民的。

事實上,市建局最大的角色問題,就是它獲得了三大權力:公帑注資100億、重建項目免補地價及有行使《收回土地條例》強搶民產的權力。

有了這些巨大的權力,市建局自然有公營部門造福社群的責任,而不是替地產商平價收樓。我們認為,市建局最大的角色,在於它有責任令所有其項目不會豪宅化,以及重建所建的房屋是原區街坊可負擔的(即租得起或買得起)。這樣自然可以保存社區網絡,達到《市區重建策略》的其中一項重大要求。市建局應自己做項目, 所建的重點不只是提供中小型單位[註2], 重點應該是以原區生活水平來計算街坊可以買得起或租得起的房屋。

~~~~~~~~~~~~~~~~~~~~~~~~~

重建牽涉巨大公眾利益,不宜全交由市場機制進行

商人做生意是只關注利益,只求成本低效用高;公營機構做工作是基於社會使命和公眾利益,多年來市建局之所以受到強烈批評,是因為它沒有履行公營機構的使命,去改善街坊生活。這些批評,絕不意味社會同意將舊區的居住和社會環境改善的公共工作完全交給市場。

換句話說,處於市區黃金地段的舊區,可能也是住了眾多無財力自行進行發展的小業主和貧苦租客,不代表政府應任由地產商收地,而置這些舊樓小業主和貧 苦租客於不顧。檢討文件中第17頁所講,讓發展商引用《土地(為重新發展而強制售賣)條例》收地,很容易變成任由地產商壓迫小業主的局面。


[註2] 大家都看到現在新建的樓宇,即使只有三、四百呎的建築面積也可售價高達二、三百萬,小不代便宜和可負擔,所以,所謂「中小型單位」只是暪天過海的講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