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東街


2015年12月,灣仔利東街的豪宅入伙,商場準備開幕。12月13日,一班關注城市規劃民主化的街坊,從各區來到利東街,抗議市區重建徹底清洗社區。各區街坊從利東街再出發,自發以民主規劃導賞團及流動攤檔的形式,展示其對社區經濟、社區網絡及規劃民主化的重視。

H15關注組當年的「啞鈴方案」​,如何持續影響後來各區的重建?
​當日參與的街坊,如何看待利東街的經驗與自身的關係?街坊在各自生活中,又有怎樣的實踐?


當日行動聲明:
https://odaaghk.wordpress.com/2015/12/13/refusecommunityremoval/

更多關於啞鈴方案,和H15 關注組的抗爭:
https://h15concerngroup.wordpress.com
https://leetungvideo.wordpress.com

市區重建局於2003年,開展灣仔利東街/麥加力歌街H15重建項目,社區中的街坊搬­的搬、走的走,活生生的社區網絡就此被打散。

一晃眼十二年,利東街舊日成行成市的風景不再,有的是發展商的天價樓盤和堡壘式商場。­H15關注組成員重訪舊舖戶,部份尚在營業,並將搬進新的「利東街商業區」。到底舖戶­陳小姐如何看待未來的境況?市建局給出的選擇,對街坊來說又是否「有得揀」?且看看舖­戶的近況。

鳴謝:陳小姐
製作:H15關注組​、舊區更新電視台-利東街台​
訪問​及拍攝:may姐
​剪接​:小吉

新的一年

邀請你:在被移為平地的利東街上,一起默想
從前,這兒的種種種種,
以後,這兒的種子,應該如何開花?

如果重建是為了改善舊區居民的生活, 何解一條條街道被巿建區剷走後, 建的是豪宅和商場?

以下是12月26日在利東街舉行論壇的片段二,發言嘉賓包括:

重建區街坊何耀生
灣仔街坊+文化旅遊導遊秀萍
中西區關注組katy

新聞報導指港人快樂指數不升反跌,到底以錢為本的巿建局如何令利東街愁雲慘霧,甚至逼得年近六十的may姐絕食抗議?

“香港需要利東街精神"論壇精華(二), 發言嘉賓包括:

港大教授司徒薇
文化承傳監察歐贊年
see網絡鄭敏華
著名作家董啟章

boxing day…許多人持續狂歡消費..同時..利東街年近六十的葉美容女士仍在為這條街的生死存亡奮鬥…
利東街抗爭已逾數年,由巿民與專業人士合作推動的民間規劃方案仍被政府漠視,推土機又再無情地開動了…
12月26日在利東街舉行"香港需要利東街精神"論壇,發言嘉賓包括:
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本土行動成員陳景輝
參與上述民間規劃方案的規劃師陸迎霜
香港可持續發展公民議會主席黎廣德

食宣言

 

位市民:

 

次又一次被欺壓

是葉美容,家住灣仔舊區第二代,我舊居於船街重建項目,迫不得已遷離,但仍有一個樓梯檔在利東街,依附住印刷和喜帖行業,經營手作水晶首飾。不幸一紙重建,又要將我迫離這條街。

 

從九七開始,我已關注重建,親眼看著成立市區重建局時,高官如何欺騙議員和公眾,許下七大承諾,卻無一實現。更嚴重的是,立法會竟通過讓市建局可以動用收回土地條例,在與街坊談不攏時,可以強搶民產!

 

通十年得個吉

多年來我關注重建,不停見官,嘗試溝通,但卻沒有官員認真對待街坊面對的困境。對此,我感到十分憤怒和無力,有幸於零三年,與利東街重建項目的有心街坊,組成H15關注組,並得專業人士與社會各界朋友的協作,在零四年向城市規劃委員會提交了香港首份由下而上,人民規劃的社區更新方案,而且,這份方案是一份,令到想留和想走的街坊,甚至地產商都有得益的多贏方案。其實,許多街坊只是想樓換樓,舖換舖,只是想市建局遵重它成立的主要目標之一:保存社區網絡和地區特色。無奈,城規會卻以一些以前不會用來留難地產商的技術理由,來拒絕我們的申請。更令人憤怒的是,市建局就著利東街的規劃方案,在公眾諮詢期間,收到196份申述,當中192份是反對市建局方案,但,城規會卻讓其輕鬆通過。至此,我對香港整個向地產商傾斜的政策,看得清清楚楚!

 

七年十一月,發展局局長約見關注組,讓我們以為有一線生機,結果,卻又是見與不見,全無分別。會面中局長指不拆樓有困難,針對這些困難,我們就努力再草擬一份糾正市建局現有方案的新方案,再遞入城規會,現正等候於明年一月十一日審理。同時,我們又已約見了市建局的新主席張震遠先生,約了幾個月,我日日打電話給他,現在卻也渺無音訊。

 

巢鳩佔假保育

現在,竟在聖誕佳節前夕,市建局公佈了其對利東街的雀巢鳩佔式假保育方案,令我非常震驚!這幾年我奔走各當初被市建局迫遷的印刷和喜帖戶,深明大家搬走後失去成行成市的效應,生意大跌五至九成之苦。其實,這幾天喜帖戶也公開表達了,如果利東街由以前的生產地變成市建局所講的純零售地,根本就是迫死小商舖,因為大家以往就靠一條街內不同專長的人互相協助,才可以共存。同時,也有喜帖戶表明,市建局這樣做真的非常無良,事緣大家都已搬到周邊,挨著生意大跌之苦,這違反了市建局「改善生活」的目標不特已,更糟糕的是,如果以後利東街變成了市建局那個主題商場的話,就會迫得所有做喜帖的行業都要搬入去,但重建後地價颷升,大家未必有能力負擔昂貴租金,就算有能力勉力做到的,也變相為政府打工挨貴租,如果不遷入,在這主題街附近的小喜帖戶,又一定會被迫死。其實,喜帖的名氣是靠這班被趕走的老街坊所慢慢經營出來,市建局一刀打散他們不特已,還再用這種方式來逼迫他們,實在是太過無恥!

 

權者的抗爭

有甚者,市建局更在今天,再對我們心愛的利東街的結構有清拆行動,作為一個普通無權無勢的市民,我可以用的渠道已通通用完,我可以做的,已通通做過,但政府和市建局給了我們什麼呢?我現在已沒有其他方法,唯有透過我的身體,去做最後的抵抗,我現於利東街皇后大道東交界絕食,表達我的無限悲痛和憤怒:

 

求市建局立即停止清拆利東街!

求市建局董事局長張震遠馬上來利東街與關注組會面!

 

美蓉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