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am

消息照例滿天飛。十五位反對清拆行動者,有消息指全部不准保釋,明天直接過堂,但時間和哪所裁判處則未確定。請廣傳消息。

但無論如何,一有時間和地點會立即在這裡發佈。請關心和有心人早十五分鐘到法院外聲援保衛我城的朋友。

未能到場的朋友,也可以打電話到電台,與市建局的林中麟對質。

十月六日 1:30 am

十五位被捕人士中,有一位是貨真價實的路人,在警察做野過程中不知為甚麼被帶回警署了。

要不是在差館裡的朋友問起他,大家也不道原來來他是純路過,絕對無辜的。希望警察不要搞錯,從速放人,那位朋友的名字叫劉志豪。反正警察看inmedia的速度和密度應該不比我們的編輯低,請不要搞錯,儘快把他放行。

8:30 pm

更正:被帶往北角警署的一共是十一男四女,共十五人,而不是十六人。

而最新消息,明早市建局林中麟將分別到新城和商台做節目,九時是新城財經台(phone-in 電話:1834204),十時是商台一台。大家記得諗諗有咩好做啦,當然最低消息就係瘋狂打電話入去同佢對質。

林中麟是何許人?據說這人雖然位高權重,但很容易比在辯論中亂說話,大家了解一下這人的履歷,明天phone-in就事半功倍啦!

市 建局的行政總監林中麟,伫途一向昌隆。但他領導市建局,本身卻從未從事過規劃與建築的行業,一直都只是那種政務官式的人物。灣仔區議會主席黃英琦對林生的 形容是:「行在騎樓底都要戴雨傘戴頭盔的人」,更曾建議過房屋及規劃地政局考慮不要任用此人,許多舊區居民也對他怨聲載道。

故事的另一面:林生於2002年入職,2003年便獲得年薪三成,共港幣988,000元的花紅,2004年,這個數目更達到100萬之多!這個用短短兩年就幫市建局賺大錢的功績,到底是如何以最低的成本剷除舊區,然後高價勾地,才能做到?大家心知肚明。

(出自巫端,〈舊區的結界〉,《黃幡翻飛處》,頁六十五)

7:45 pm

最新消息,一共十六名反清拆利東街者全部被帶往北角差館。今晚在利東街將有集會,各位關心事件的朋友請盡速前往利東街

7:10 pm

最新消息,被補的反清拆者分別被帶到北角和灣仔警署。

6:30 pm
攔路的示威者已躺在路上,而警察亦開始抬人,把躺在利東街入口的反清拆者抬到行人路上。六時半最新消息,約有十名被抬上行人路的反清拆者,已被帶往警署。尚有兩名反清拆者爬上了利東街近莊士敦道街角工字鐵的高處。

5:30 pm
因為利東街是車輛由莊士敦道經利東街入皇后大道東的通道,而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即使反清拆者佔據了一部份將要種工字鐵的位置,但其他工程還在進行。而當場的保安也沒有太大反應,連警察都不知是沒有呼叫,還是未趕到,總之就是不見多少。

有見及此,反清拆者便移師到莊士敦道的路口,嘗試攔路。約十分鐘之內,三輛大警車隨即掩至,大批記者也到了。警方開始搬動附近的鐵馬,與此同時,警方有指揮官說:我們不會阻止你們的集會,而且會協助你們

4:15 pm

約十多位反清拆利東街的朋友,約四時多一同走利東街,希望阻止其拆樓工程。十多個人分成三小隊,一小隊負責在利東街向莊士敦道的路口用大聲公向途人解釋反清拆行動。

而另一小隊則瞄準工字鐵。事緣拆樓需要豎圍板,但圍板需要工字鐵支撐,而近日就看到在店舖外的行人路,豎著一支一支的工字鐵砌成的架。其中一支小隊四位朋友爬了上工字鐵上,嘗試阻止工程,而其他朋友則在前面拉橫額和用大聲公解說。

這幾天來,不少路過利東街的朋友都探子回報,利東街的清拆工程已經悄悄開始。但據說是因為未有拆樓的許可證,所以工程所及都只是鐵閘和內籠等所謂非結構部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