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首個民間社區規劃方案遭到的踐踏

我們,作為市民,憤怒了!

 

我們是一群關心規劃民主化的市民。

我們知道,在過往四年裡,在利東街,有一群努力不懈的街坊,為保存自己社區內的社區網絡與地區特色,費盡心思,在區內做盡大型訪問調查和街站,在區內比政府還要早做諮詢。在得知區內街坊想法後,便叩門找專業人士協助,成就了香港史上首個由下而上、由人民規劃的規劃方案。這個方案,不單照顧想留下來的街坊,也照顧想走的街坊,更連市建局和發展商的利益都顧及了,而且在財務上是可行的。這就是來自街坊的真正照顧社區居民的「啞鈴方案」,而不是那個市建局現在自稱實行的,要以趕走所有街坊為地產謀利為己任的假「啞鈴方案」。

 

幾年裡,我們看到街坊們一再循著政府劃定的,那些本來不是一般市民可以處理的城市規劃程序,一步一步去向城規會申請,而且更進一步廣泛教育公眾有關人民參與規劃的重要性,為「民主」這個詞語賦予了最貼身的意義。然而街坊得到的,卻是幾年來被各種不同部門的官僚和程序折磨得益發蒼老,身體耗損。街坊令人難過的經歷,首次向全香港市民揭示了:一個關乎我們切身生活空間與質素的城市規劃過程,竟是如此的官商勾結、如此不民主!相信,任何一個對「公義」有些許執著的市民,都會感到深深的悲憤。

 

在街坊的民間規劃方案中,除了關於社區網絡和地區特色的主要靈魂外,亦有硬件的規劃以資輔助,其中一個重點是保存及復修利東街中段完整的五十年代唐樓群,加建電梯方便老弱,而又可以有特定樓宇結構模式,讓囍帖街這個印刷行業小本經營的地區特色與社區經濟,可以可持續發展。同時,亦為香港社會保存一個整存的五十年代建築群。雖然,街坊的方案獲得了規劃師學會年度的銀獎,但直至現在,市區重建局對於街坊五年來提出種種保存社區網絡與地區特色的要求,只一律答以毫不解釋的、簡單到令人髮指的「不可行」。更粗暴的是,現在,市建局已動手清拆利東街了。

 

對於香港土地規劃的不民主和不公義,我們身為市民感到深深的憤怒,亦深明這是一個關係到全香港的大問題,所以,我們決定,在這當下拆毀利東街的過程中,絕對不可能袖手旁觀。我們將以我們所能,去阻止工程的進行,既表達我們對香港整個向地產發展傾斜的土地規劃最大的抗議,亦復表達我們對利東街H15關注組內街坊的不懈堅持的最大敬意!

 

我們知道,街坊長期要求見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但林局長卻避而不見。我們認為,街坊的規劃方案是最能落實市區重建策略中的「保存社區網絡及地區特色」及「以人為本」,而市建局既一直無理由地認為「不可行」,我們要求,發展局局長出來面對街坊,解釋為何「不可行」!

發言人: 冼小姐 93304485

一群關注規劃民主化的市民

二零零七年十月五日

廣告